媒體怪現狀

商業電視台鏡面各種走馬燈提示災情 (畫面翻攝:臺視新聞)
公共媒體新聞鏡面簡單不複雜 (畫面翻攝:公視新聞)

七月底,尼莎、海棠兩個颱風接連報到,各地災情頻傳(尤以南部為甚),媒體作為第四權,各台新聞或直擊現場,或翻拍網路,為閱聽眾送上第一手報導。

但可以看出兩種不同的報導方式。一是統整各地災損一併播出,篇幅較短但精簡(例如公視、客台等公共媒體);一是有甚麼內容播甚麼內容,篇幅較長且繁雜(諸如各家商業電視台)。

中午為了怕被午間新聞疲勞轟炸,所幸直接鎖定公視頻道,大概在前十多分鐘就能掌握全臺各地災情、農損。專業主婦看慣了新聞台大量災情報導的模式,看到新聞鏡面太乾淨(相對商業電視台)便說:「看來災情也不怎麼嚴重嘛!」看到商業電視台報導,則說「你看災情這麼慘重,新聞都在報這個」。

是不是哪裡怪怪的?請給我「黑人問號.jpg」

廣告

「大砲打小鳥」的新聞媒體

(圖片來源:中視新聞)

幾年前的臺灣媒體,最常被人詬病的就是,新聞內容大量取材網路論壇、翻攝行車記錄器,最近的趨勢則是,大量擷取 Facebook 社團網友上傳的影像,並冠之以「現場直擊」、「獨家報導」的名義,在各節新聞中播放。

還有一個特別的現象,就是用當事人的社群網站,挖掘新聞當事人的過去,並以自己獨有的方法,形塑當事人的人格。如果某個受害人,時常在 Facebook 上傳與家人的合照,便說其與家人關係融洽,十分孝順父母。如果這個人在 Facebook 上都是轉發一些仇恨言論、偏激思想的文章,就說這個當事者有反社會人格。擷取記者自己想要的內容,加油添醋,妄加論斷,成就一則新聞。

又或者,在報導中加入個人立場,試圖以偏激的立論、偏頗的角度,吸引閱聽眾注意,例如加入各種形容詞「驚!」「悼!」「慘!」,或者「打臉」「大砲打小鳥」等情緒性字眼。猶有甚者,利用設計對白下標,「要撞上了!」形容差點發生的社會新聞,「你幹甚麼?」描述聚眾鬥毆的社會事件。又例如,以特定字眼描述特定族群:女生貌美叫「正妹」、男生帥氣的叫「型男」,反之則冠以「宅女」、「宅男」,甚至將在街頭滋事的少年,以戲謔口吻般的「8+9」概述,讓足以代表臺灣宮廟文化符號的「八家將」被貼上不良少年的標籤。凡此種種,將身為新聞記者的專業能力拋諸腦後,嗜血的以各種「花招」刺激點擊率、收視率。

有人說,憲法保障國人有言論自由,所以不應該箝制媒體的報導,讓社會繼續充滿多元的聲音。也有人說,應該回歸市場機制,不去看、不去買,時間久了,媒體失去了觀眾的喜好,優勝劣汰,就能自然退出市場,留下優質的媒體。

他們說的都對,我也接受。但多元聲音代表的是臺灣社會的集體進步,還是集體退步?優勝劣汰是否就能真正根除媒體高層嗜血的本性(背後有太多商業考量)?

講到這邊已經有點離題了,或許真的只能留待時間來證明一切吧!在體質良好、內容優質的媒體環境恢復之前,只能靠閱聽眾的自覺了!

「疑事無功,疑行無名。」

(Courtesy: Office of the President of China (ROC) @ Flickr)
看完了《戰國策·趙策二》其中一篇〈武靈王平晝閒居〉(又名「趙武靈王胡服騎射」),文中揭示趙武靈王為抵禦外敵,決定教導百姓易胡服、學騎射,但遭到前朝大老們的反對。最後,趙武靈王成功說服他們,易胡服、學騎射,起帶頭的作用,深入邊疆部族,開疆闢土。 Continue reading “「疑事無功,疑行無名。」"

品味《戰國策》

任重譯注《戰國策》(錦繡出版)

幸好有寫部落格的習慣,讓我在逛圖書館時突然想起,以前高中老師曾在課堂上討論過《戰國策》,說是熟讀此書,學習其中的遊說與辯論技巧,在職場或政壇都能有所助益

《戰國策》有將近五百篇,各家出版社於是精選其認為文學性高或思想內容較好的文章,編纂成書。之前逛書店,就看到臺灣、中國、香港不同學者出版的選輯,縱使精選內容各有多寡、平溪論點各有不同,都無可抹滅《戰國策》的文學性。

明明就還有更重要的書要讀,卻能氣定神閒的品味中華文學,也是夠了 XD